中南文化被实控人拖入至暗时刻 违规担保等困局待解

中南文化被实控人拖入至暗时刻 违规担保等困局待解

每经记者 沈溦 吴凡 每经编辑 胥帅

曾经,地处苏南江阴市的中南文化(002445,SZ)被视作从制造业跨界转向文化产业的明星公司。如今,随着“掌舵人”陈少忠爆发债务危机,这家令无数人艳羡的企业陷入了困局。股价闪崩,多位高管离职,中南文化将何去何从?在此之前,包括盛运环保、盾安环境、南京新百以及当前的新光圆成等,这些上市公司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经营稳定的上市公司被大股东拖入泥潭,包括暗中违规担保、占用资金等事件。这些事件将给我们的资本市场建设带来何种教训?

8月27日至9月28日,这一个多月的时间或许是中南文化(002445,SZ)实控人陈少忠一生中最为紧张、最为焦虑的时间。

据中南文化8月27日公告,陈少忠存在违规担保、资金占用等情形,更为糟糕的是,中南文化也被牵扯进诸多事项之中。截至9月13日,中南文化已披露未结案的诉讼累计金额为6.03亿元,若前述诉讼全部败诉,将对公司生产经营及业绩产生重大影响,此外公司银行账户被冻结金额为6202.52万元。

随后,在8月27日及8月29日,陈少忠分别向中南文化出具了承诺函及补充承诺函,称会在出具承诺函之日起一个月内,妥善解决相关违规事项。不过在当前陈少忠资金紧张的情况下,能否真正解决问题仍是未知数。

中南文化所在的江苏省江阴市当地政府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大股东个人对资本市场的形势误判,短债长投、违规操作是引发了当前危机的因素之一。目前当地政府成立了专项工作小组尽力帮助上市公司“渡过难关”。

陈少忠涉及违规担保等

8月12日,中南文化收到了在公司任职已有两年多的副总经理、董秘陈光递交的辞职信,其因个人原因选择辞职;十天后,中南文化又收到了公司首席文化官刘春递交的辞职信,刘春已经陪伴中南文化走过超过三年半的时间。之后,中南文化又爆出猛料。

根据中南文化8月27日的公告,经公司近期自查,公司存在未履行内部审批决策程序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对外担保、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资金占用等事项。截至6月30日,公司未履行内部审批决策程序开具商业承兑汇票累计金额为1.15亿元,未履行内部审批决策程序对外担保金额为9.8亿元,陈少忠占用资金结余总额为3.15亿元。

随着监管部门此后连续问询,更多的细节被公之于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中南文化当前所处的危局源于陈少忠资金紧张,比如在商业承兑汇票方面,陈少忠指示公司财务人员在宁波银行系统中开具商业承兑汇票,并通过贴现转入控股股东中南重工指定的第三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此外,为了偿还中南重工的债务等,陈少忠在今年1月3日至6月26日期间通过指示公司财务人员向控股股东指定的收款方支付款项占用上市公司资金。

更为严重的是,在违规担保方面,记者注意到,在未履行公司审议程序的背景下,陈少忠利用中南文化的名义进行违规担保,而借款人部分为陈少忠所控制的企业,另一部分为其他自然人,但资金最终流向陈少忠。

根据中南文化9月7日披露的公告,公司未履行审批程序及披露义务的对外担保合同金额合计11.3亿元。值得注意的是,从签订担保合同的时间节点来看,早在2017年7月28日,中南重工就向中投保理借了2000万元,中南文化为担保人。此后,在当年9月2日,陈少忠旗下的乐元创新又向江阴当地上市公司法尔胜旗下的摩山保理借款2.96亿元,中南文化同样作为担保人,且承担连带担保责任。这也意味着,至少在去年7月末,陈少忠或已出现了资金紧缺情况。

一个月内解决资金占用等问题

在中南文化自曝“家丑”,且相关债务到期未偿清后,上市公司陆续收到了多起诉讼材料,根据中南文化9月13日披露的最新诉讼进展,当前公司已披露未结案的诉讼累计金额为6.03亿元,占公司2017年度经审计净资产的13.88%。

记者在公司已披露的诉讼信息中注意到,有多起诉讼的受理法院为江阴市人民法院,而中南文化则是江阴市的当地企业。为了进一步了解诉讼详情,《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近日前往江阴市进行实地探访。

在江阴市人民法院受理的另一起诉讼中,由于中南文化向自然人包轶婷所借的3600万元未能如期偿还,后者将公司以及另外四名担保方告上了法庭。

资料显示,包轶婷于1994年3月出生,目前只有24岁。但包轶婷公开资料甚少。根据工商资料,江阴有家名为江阴市星泽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星泽商贸),其控股股东名为包轶婷。不过由于缺少其他资料佐证,不能排除同名同姓的情况。

内容版权声明:除非注明,否则皆为本站原创文章。

转载注明出处:http://www.anezo.cn/toutiao/2018/1011/6459.html